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公众服务 > 案    例

湖北法院长江生态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单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9-05-21   浏览量:9723

典型案例一 

张某某等五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案号:一审(2018)鄂0528刑初58

二审(2018)鄂05刑终387

案由: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裁判要点】

被告人在国家五A级景区清江画廊和二级水源保护区内的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中毁林采石,造成原有植被严重破坏,影响原有林地蓄水保土、调节气候、发送环境和维持生物多样性功能的正常发挥,造成生态环境公共利益的损害,社会危害性大,应当依法处以刑罚,同时也应承担相应的环境民事侵权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于201874日提起公诉。同日,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南京某公司、长阳某公司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应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287500,承担鉴定评估费29829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审法院查明:南京某公司因承建“七里湾综合改造工程项目”的需要,委托被告人张某某以南京某公司的名义办理金子山临时采石场。2017226日,被告人张某某与被告人林某某达成书面协议,林某某将其负责管护的位于长阳县磨市镇花桥村11组小地名为石板坡的生态公益林转让给张某某采石。20173月,张某某以南京某公司长阳三里店至七里湾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名义向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办理临时采石场,张某某承诺项目完工后由张某某负责排除采石场安全隐患并负责恢复采石处的植被。后张某某开始准备采石事宜时,被告人陈某某要求入股,经张某某与陈某某协商,约定各出资65000元开办采石场,之后陈某某用现金方式给张某某支付股金30000元。201711月底,张某某与长阳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向某口头商定,张某某每月按30000元的价格租赁长阳某公司的“加藤牌1023型”挖机一台进行采石作业,挖机操作员由长阳某公司安排,所需油料由张某某负责。长阳某公司安排公司员工被告人刘某担任该挖机的操作员,刘某及其操作的挖机于20171129日到达采石现场。从2017121日开始,张某某、陈某某在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安排刘某操作挖掘机在林某某负责管护的位于长阳县磨市镇花桥村11组小地名为石板坡的生态公益林中毁林采石。张某某雇请林某某负责采石场的开票和验方。被告人李某某经张某某邀约同意入股采石场。2017128日,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局对张某某擅自改变林地用途进行立案,并于同日给张某某送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张某某停止违法行为,听候处理。20171215日,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局执法人员现场勘查,认定张某某等人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2.034亩。20171225日,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局作出鄂长林罚决字[2017]203号《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该《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1、限20181231日前恢复原状;2、罚款13560.68元”。张某某于201818日缴纳了罚款。其间,张某某等人未停止毁林采石直至案发。2018119日至同年29日期间,案外人向某某租用方某某位于长阳县磨市镇花桥村十一组小地名为“松树岭”的山林(该山林与被告人林某某管护的小地名为“石板坡”的山林东边界端相连)毁林采石,相连部分的林木均已经毁坏。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鉴定,案外人向某某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2.82亩。

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鉴定,被告人张某某等人采石所毁坏的林地为二级国家级公益林,林种为防护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磨市镇花桥村十一组小地名“石板坡”、“松树岭南”地段共计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11.09亩,案外人向某某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2.82亩。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8.27亩(11.09-2.82亩);被告人李某某、刘某实际参与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为6.236亩(11.09-2.82-2.034亩)。经鉴定,因上述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及案外人向某某非法占用农用地进行采石致被毁的林地需要恢复,每亩需要场地清理费、修筑挡土墙、土工格、种植土、种苗及管理费共计34770元。本案被告人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应支付的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用合计为287548元(8.27亩×34770元),应承担的鉴定评估费用为29829元。案件诉讼过程中,被告人张某某已交纳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30000元、李某某已交纳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50000元、刘某已交纳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20000元,被告长阳某公司已交纳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10000元。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共同非法占用生态公益林地采石,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非法占用林地8.27亩;被告人李某某、刘某实际参与非法占用林地6.236亩。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非法占用林地、改变林地用途数量较大,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且为共同犯罪。被告人张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林某某、李某某、刘某经公安机关传唤到案,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属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李某某、刘某积极交纳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赔偿款,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依法予以支持。本案涉及以下几个问题:1、南京某公司是否构成单位犯罪的问题。本案中,公诉机关未指控南京某公司涉嫌犯罪,且南京某公司是否构成单位犯罪亦不影响对被告人张某某的定罪量刑。2、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对本案毁林面积的鉴定意见是否采信的问题。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具备相应的鉴定资质,其对毁林采石占用林地面积鉴定具有合法性,司法鉴定评估报告形式合法、内容客观,依法予以采信。3、鉴定结论是否应当扣除以前开办采石场毁林面积的问题。国家林业局林策发(2007247号《国家林业局关于征占用林地有关问题的复函》规定“在林地上的道路所占用的土地,未经依法批准变更为公路用地等建设用地的,其地类性质仍然属于林地。因工程修建、改建该道路的,应当按照实际占用林地面积,依法办理征占用林地手续”。根据鉴定报告载明的计算毁林面积方法,均为在被破坏、占用林地的范围内取坐标点,形成毁林小班,计算面积,其结论科学、正确。4、被告人张某某等是否属于合法开采的问题。本案被告人张某某虽以南京某公司长阳三里店至七里湾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名义向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办理临时采石场,亦有申报审批手续,但其申报审批手续没有完成最终备案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八条规定,“进行勘查、开采矿藏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占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五被告人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为采石先后非法占用林地达到数额较大以上,构成了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均不能认定自首。被告人林某某、李某某、刘某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

关于公益诉讼部分。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经过依法公告,公告期满,没有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诉讼,具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非法占用位于国家五A级景区清江画廊和二级水源保护区内的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毁林采石,造成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林地原有植被被严重破坏,影响了原有林地蓄水保土、调节气候、发送环境和维持生物多样性功能的正常发挥,造成了生态环境公共利益的损害,社会危害性大,五被告人应当承担相应的环境民事侵权赔偿责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为违法未作反对表示的,被代理人和代理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南京某公司委托被告人张某某以公司项目部的名义开办临时采石场,应当知道代理人在未取得合法审批情况下非法占用林地采石的代理行为违法,且不认真履行监管职责,存在过错,应对环境民事侵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长阳某公司指派挖机操作员进行采石,应与操作员刘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张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刘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共同非法占用生态公益林地采石,且数量较大,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因本案所涉林地为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林种为防护林,五被告人的毁林采石行为已经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张某某认为其系受南京某公司委托进行采石,不应承担刑事责任,但张某某的毁林采石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不因南京某公司是否构成单位犯罪而免责。张某某认为其实际毁林占地面积不足5亩,其采石的面积中含2012年陈某某等人开采的旧场地,但鉴定机构勘查现场时有张某某的指认,即使存在无立木场地,也应依法办理用林地审批手续,故张某某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张某某认为其采石行为已经得到相关行政部门的许可,但根据现有证据,并无相关行政部门的正规审批备案,且客观上所涉林地为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不得用以采伐,故张某某的辩解不能成立。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一、被告人张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被告人陈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三、被告人林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四、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免予刑事处罚。五、被告人刘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免予刑事处罚。六、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287500元,由被告人张某某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100000元;由被告人陈某某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50000元;由被告人李某某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50000元;由被告人林某某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50000元,张某某、陈某某、林某某、李某某对前述赔偿责任互负连带责任;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长阳某公司赔偿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37500元,被告人刘某对长阳某公司承担的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将赔偿款交纳至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财政局非税收入帐户。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南京某公司对被毁林地植被恢复费2875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八、本案鉴定评估费29829元,由南京某公司承担。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将该鉴定评估费支付给公益诉讼起诉人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为严格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大力促进长江生态环境资源有效保护,近年来宜昌两级法院对涉长江生态环境资源案件审理高度重视。本案案情特殊,处罚从重。本案五被告人犯罪地点位于国家五A级景区清江画廊和二级水源保护区内的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紧邻山水如画的美丽清江,清江是长江在湖北省境内第二大支流。五被告人的毁林采石行为,造成国家二级生态公益林林地原有植被被严重破坏,影响了原有林地蓄水保土、调节气候、发送环境和维持生物多样性功能的正常发挥,造成了生态环境公共利益的损害。从刑事处罚上看,本案主犯均判处实刑,未判缓刑。宜昌境内山林居多,占山采石现象屡禁不止,本案的判决起到了一定震慑效果。同时探索环境审判“补植复绿”“增殖放流”等方式,形成宜昌模式,起到了一定的示范效果。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杨昊(承办人)、赵春红、王瑞菊

【专家点评】

本案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通过宜昌市两级法院的判决产生了示范效果。五被告非法占用林地、改变林地用途数量较大,且毁坏的林地为二级国家级公益林,林种为防护林,其毁林采石行为对位于国家五A级景区和二级水源保护区内的犯罪地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社会危害性大,人民检察院有权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本案的刑事诉讼部分,明确了单位犯罪与直接责任人个人犯罪之间的关系,对于受单位委托采石,毁坏林地的直接责任人,只要其行为构成犯罪,无论所在单位是否构成单位犯罪,都不能因执行单位任务而免除其刑事责任。本案对主犯均判处实刑,而非缓刑,对境内屡禁不止的占山采石现象,有明显的震慑效果。本案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部分,法院采信专业职能部门出具的鉴定意见,直接判决生态修复费用,探索了“补植复绿”、“增殖放流”等生态修复方式,充分发挥公益诉讼的公益功能。

  

 

典型案例二 

十堰市人民检察院诉郧西县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

水污染责任纠纷民事公益诉讼案

 

案号:(2018)鄂03民初6

案由:水污染责任纠纷

 

【裁判要点】

本案系水环境污染公益诉讼,属于特殊侵权行为适用无过错原则,魏某某养猪合作社是否存在过错,不是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养猪场关停是魏某某养猪合作社停止侵害的责任方式之一,认错态度较好,能够防止损害进一步扩大;但其前期大量排放的养殖废水所造成的生态服务功能客观损害及恢复治理水污染的期间损失,并不能因关停措施而立即消除或彻底弥补。魏某某养猪合作社先后被环保部门行政处罚罚款,系对其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的行政责任;本案承担的系民事赔偿责任,两种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可独立并存。

【基本案情】

案涉养猪场由魏某某始建于20087-8月,主要从事规模化牲猪养殖,并由最初的500平方米扩建至1500平方米,占地3026.84平方米,位于湖北省郧西县土门镇干沟村二组,与干沟河相隔一堤。

2010年,魏某某申报郧西县牲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小区(场)建设项目,建设性质为改扩建,建设形式为砖混 “150模式”(指建1栋全封闭式标准猪舍约9m×24m,进行标准化饲养,每批出栏肉猪150头),包括消毒室、污物处理等估算资金。项目报批文件中,对项目投产后猪粪便和污水等污染源处理提出明确要求。主要包括:生猪养殖小区配套建设污物处理设备,做到环保设施与生产设施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使用,对产生的污物进行无害化处理,符合《集约化畜禽养殖业污物排放标准》等国家标准要求。2010719日,魏某某养猪合作社注册成立,类型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出资额为180万元,业务范围为:1、组织采购、供应成员养殖牲猪所需的生产资料;2、组织收购销售成员养殖的牲猪产品;3、开展成员养猪所需的运输、贮藏、加工包装等服务;4、引进养猪新技术、新品种,开展相关技术培训、技术交流和咨询服务;5、为本社成员在郧西农业银行申请小额贷款提供担保服务。魏某某养猪场建成后未按照项目环保要求处理养殖污物和落实环保三同时制度等,仅开挖三个约3.7×3.5×1.5米的渗坑,未采取防渗漏措施。对养殖中产生猪粪、猪尿从水井抽取大量水直接冲入渗坑,渗坑中污水自然蒸发并通过与之相邻的河堤底部的两个排污口直接排入干沟河,污水流至土门镇集镇汇入惠河,后流入天河、汉江。魏某某养猪合作社对养殖中病死猪不作无害化处理,丢弃于渗坑任其腐烂。由于污水直排时间长,导致该合作社至土门镇集镇2公里河段河水发黑发臭,水质恶化,严重影响了沿线居民生产、生活用水和生活环境,影响南水北调中线水质安全,社会和网络上反映强烈。郧西县土门镇干部曾多次封堵排污口,但魏某某随后又私自扒开,任废弃物排入河中。

201634日,郧西县环境保护局对魏某某养猪合作社污染案立案调查,作出西环责字[2016]3401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其于35日前改正违法行为,但该合作社未予改正。2016328日,郧西县环境保护局作出西环罚字[2016]328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该合作社违法排污行为罚款30000元。该合作社未自觉履行罚款义务,郧西县环保局于20161226日向郧西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现已执行完毕。

201748日,郧西县环境监测站对该合作社排污口废水进行了采样检测,其排放的废水中化学需氧量7410 mg/L,超《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18.525倍;总磷46.1 mg/L,超标5.763倍;氨氮171.1 mg/L,超标2.14倍。49日,郧西县环境保护局作出西环限改字[2017]5号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当日前采取措施,消除污染。同月21日,郧西县环保局对该合作社采取逃避监管方式违法排污作出西环罚字[2017]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并处罚款70000元。2017424日,郧西县动物卫生监督所对其对养殖中产生的病死猪不作无害化处理违法行为罚款2600元。

201761日,郧西县公安局作出郧西公(治安)行罚决字[2017]66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魏某某因逃避监管违法排污被行政拘留五日,同年75日被执行拘留。

201775日,检察机关立案调查后,郧西县环境监测站主持,由武汉华正环境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排污口废水进行了采样检测,其排放的废水中化学需氧量5980mg/L,超《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15倍;总磷162 mg/L,超标20.3倍;氨氮500.6 mg/L,超标6.3倍;粪大肠菌群240000 mg/L,超标240倍。

2017919日,十堰市人民检察院就魏某某养猪合作社排污造成环境损失问题,委托十堰市环境科学研究所、十堰市畜牧局、湖北浩淼环境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等三单位环保专家共同作出环境污染损害咨询意见。该意见于2017113日作出,其中载明:专家经实地调查和采集环境污染数据后认为,魏某某养猪合作社违法排污引发的生态环境危害主要包括:1、严重污染水体;2、严重污染空气;3、危害农田生态;4、畜禽产品健康安全潜在危险;5、传播病菌潜在危害。本次环境损害评估数额共计432198.88元,包括调查评估费用8000元、生态环境损害费用424198.88元。

另查明,20111226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的《湖北省县级以上集中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分方案》(鄂政办[2011]130号)附件中,明确包括湖北省郧西县土门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分级保护方案。

再查明,魏某某养猪合作社在20178月后将存栏生猪全部出售后停止养殖。

【裁判结果】

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518日当庭作出(2018)鄂03民初6号生效民事判决:一、被告郧西县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立即停止侵害,即于本判决宣判之日起三十日内立即清理养猪场范围内及其蓄粪池中的养殖废弃物,达到环保要求;停止违法向郧西县土门镇干沟河排放养殖污水。如被告不履行,可由有关单位或其他人完成,代履行费用由被告承担。二、被告郧西县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424198.88元,赔偿款付至湖北省郧西县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用于修复被告郧西县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所在地被损害的生态环境。三、被告郧西县魏某某养猪专业合作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公益诉讼起诉人湖北省十堰市人民检察院因本案环境损害评估支付的评估费8000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下发《关于环境资源审判模式与管辖设置方案的意见(试行)》(鄂高法办〔2017237号)颁布后,全省首例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率先采用3名法官与4名人民陪审员组成的7人大合议庭进行审理;该案证据充分、事实清楚,当事人服判息诉,一审生效,法律效果、社会效果良好,有力助推南水北调源头区的“环境治理攻坚战”工作。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王汉立、井家坤(承办人)、宋志彪、林康平、张林成、张德俭、骆传军

【专家点评】

本案系水环境污染公益诉讼,公益诉讼起诉人(即人民检察院)依法履行了诉前程序,在《检察日报》对本案发布诉前公告,建议有权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其他机关和社会组织可以提起诉讼,在公告期满后无起诉主体的情况下,具有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资格。被告的养猪场在建成后未按照项目环保要求处理养殖污物和落实环保“三同时”制度,排放的废水严重超标,病死猪不作无害化处理,污水直排时间长,导致附近河水水质恶化,严重影响沿线居民生产、生活用水和生活环境,影响南水北调中线水质安全。该案是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下发《关于环境资源审判模式与管辖设置方案的意见(试行)》颁布后,全省首例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率先采用3名法官与4名人民陪审员组成的七人大合议庭进行审理,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罗列清晰,当事人服判息诉,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好。


 

 

典型案例三

高某、卢某某非法狩猎罪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案号:(2018)鄂0114刑初239

案由:非法狩猎罪

 

【裁判要点】

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情节严重”:1.非法狩猎野生动物20只以上;2.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3.其他严重情节。本案中的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用投毒方法狩猎的行为,即属“情节严重”。

【基本案情】

201710月底,被告人高某向被告人卢某某提议“搞野鸭吃”,被告人卢某某表示同意。二被告人遂将高毒农药克百威(呋喃丹)用水化开后,将稻谷浸泡其中,制作食饵。同月30日上午,二被告人来到省级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王家涉湖内东面靠近杨庄堤附近,水草密集、鸟类众多的水域,把制作好的毒食饵向水草上及水域中抛洒。当日沉湖湿地管理局七壕保护站巡护员尤行使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二人形迹可疑后报案。同月31日、111日,武汉市森林公安局蔡甸区分局在案发水域提取鸟类死体共计260只。

经武汉市蔡甸区物价成本监审价格认定局认定,被毒死的野生动物鸟类260只,价值共计人民币125600元。

经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送检的死亡动物肝脏、死亡动物食道、动物死亡水域水样中均检出克百威成分。经武汉市野生动物物种鉴定委员会鉴定,260只鸟类死体涉及种类9种,其中湖北省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3种,共37只;国家有益的、有重要生态价值、有科学研究价值的保护野生动物有6种,共223只。

公诉机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依法判决二被告人连带赔偿因非法狩猎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25600元;依法判决被告人高某、卢某某在湖北省省级公开媒体上对非法狩猎野生动物,损害国家和社会公益的行为登报道歉。

【判决结果】

蔡甸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被告人高某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宣告缓刑一年;二、被告人卢某某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宣告缓刑一年;三、被告人高某、卢某某连带赔偿因非法狩猎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25600元(已履行);四、被告人高某、卢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在湖北省省级以上媒体公开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典型意义】

沉湖湿地处于长江与汉江交汇地带,是“长江中下游湿地保护网络”首批重要成员,2013年列入国际重要湿地,是全球同纬度地区生态保护最好的一处湿地,被生态学家誉为“湿地水禽遗传基因保存库”。沉湖湿地栖息着至少五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保护沉湖湿地的生态环境意义重大。用刑罚手段进行环境治理,体现了对日趋严重的环境问题的重视力度,对维护生态环境和防范环境资源犯罪具有积极意义。同时,改变老百姓观念中“打鸟吃不是大事”的错误观念,明确捕杀珍稀鸟类以及在禁猎区、禁猎期狩猎等行为的犯罪性质。本案系非法狩猎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对非法狩猎的犯罪行为进行刑事处罚,并判决被告人赔偿损失并在省级媒体上公开道歉,起到了以案说法的教育意义,同时也是对建立健全生态保护机制的积极探索。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张晓洪(承办人)、周红兵、张娟、姚春生、陈进、吴克胜、吴清安

【专家点评】

本案系沉湖湿地区域的非法狩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其建立和健全生态保护机制、探索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积极意义不容忽视,值得点赞!沉湖湿地位于长江与汉江交汇的三角地带,是江汉平原最大的典型的淡水湖泊沼泽湿地,2013年被国际湿地公约组织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沉湖湿地被生态学专家誉为“湿地水禽遗传基因保存库”,栖息着至少5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其中国家重点保护的一级鸟类东方白鹳,占全球数量的八分之一;国家一、二级保护的鸟类黑鹳、白头鹤、卷羽鹈鹕、白琵鹭、丹顶鹤等,都是全球重点保护的对象。对非法狩猎行为通过刑事处罚进行环境治理,让制度成为刚性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可最大限度地避免生态创伤的产生,体现了实行最严格生态环境保护制度的严密法治观。同时,判决被告人赔偿损失并在省级媒体上公开道歉,改变老百姓打鸟吃不是大事的错误观念,宣示捕杀珍稀鸟类以及在禁猎区、禁猎期狩猎等行为的犯罪性质,起到了以案说法的教育意义,可最大可能地培养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科学自然观。


 

典型案例四

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诉襄阳市襄州区

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襄阳某某农牧食品有限公司

通海水域污染损害责任纠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

            

案号:(2018)鄂72民初1694

案由:通海水域污染损害责任纠纷

 

【裁判要点】

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未按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的规定建设配套的农田灌溉设施,没有通过环保竣工验收,违法生产排污,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武汉海事法院以虚拟治理成本法为基础,结合实际污染状况和专家评估意见,综合运用技术分析和法理分析,合理确定赔偿数额,以此促成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调解协议中以牲猪养殖污染环保治理技术升级费用部分替代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的条款,创新了畜禽养殖污染公益诉讼案件赔偿的方式,同时将被告赔偿的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直接委托当地林业局用于受污染河段两侧的植树复绿,创新了生态环境修复的措施。

【基本案情】

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项目位于襄阳市襄州区朱集镇翟湾村,该项目取得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后,没有建设配套的农田灌溉设施,没有通过竣工环保验收即开始违法生产,并向太湖渠及周边农田偷排养殖污水,太湖渠内养殖污水流入白河、唐白河,并进入汉江,污染汉江、长江水质。

原告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系依法成立的环保公益组织,发现上述情况后,依法向武汉海事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

案件审理过程中,某某禾农场停止违法排污,在当地政府指导、襄阳某某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帮助下投入资金进行污染治理环保技术升级,采用异位发酵床技术处理污染物。经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裁判结果】

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调解协议,经公告后由武汉海事法院出具调解书依法确认:一、被告襄阳某某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及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连带赔偿本案环境污染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36万元;二、上述款项中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为解决牲猪养殖污染治理已经进行环保技术升级的费用27万元,作为替代性的抵扣(以经核定的正式票据为准),余下9万元在本协议生效之日起30日内支付至襄州区林业局账户用于公益植树造林;三、原告对上述环保技术升级情况及赔偿费用的使用情况有监督的权利;四、本案原告支出的律师代理费5万元,由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承担,并于协议生效之日起15日内支付至原告指定账户;五、案件受理费6700元,因调解减半收取3350元,由被告襄阳市襄州区某某禾生猪养殖家庭农场负担;六、上述协议经各方签字后公告30日,无不同意见则协议生效。

【典型意义】

坚持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内容,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武汉海事法院依法审理长江流域畜禽养殖污染案件,是人民法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以及长江大保护重要指示精神和视察湖北重要讲话精神的具体体现,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与保障。武汉海事法院通过本案的审理探索和总结出畜禽养殖污染案件行之有效的经验和方法:一是掌握当前畜禽养殖业污染概况和治理手段;二是紧紧依靠当地党委政府推进案件审理;三是实地调查污染现场,获取全面真实信息;四是充分向被告释法明理,消除被告抗拒心理;五是以虚拟治理成本法为基础,合理确定赔偿数额。本案调解协议中以牲猪养殖污染环保治理技术升级费用部分替代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的条款,创新了畜禽养殖污染公益诉讼案件赔偿的方式,鼓励畜禽养殖户加大污染治理技术改造力度,同时将被告赔偿的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直接委托当地林业局用于受污染河段两侧的植树复绿,创新了生态环境修复的措施,为当地美丽乡村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司法保障。该案的审理体现了保护与发展两大主题的协调,促进了公众环保意识的提高和当地政府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工作的开展,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裴缜、龚文静、惠林(承办人)、胡秋梅、姚慧、曾晨、薛晖

【专家点评】

本案有两大特色,第一,原告是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该中心系依法成立的环保公益组织,环境公益组织作为原告积极履责,实现了公益组织的成立目的,对鼓励公益组织更好履责起到了示范作用。第二,在损害赔偿方式上实现了创新,达到了处罚与环境治理的双重目的。武汉海事法院以虚拟治理成本法为基础,结合实际污染状况和专家评估意见,综合运用技术分析和法理分析,合理确定赔偿数额,以此促成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调解协议中以牲猪养殖污染环保治理技术升级费用部分替代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的条款,创新了畜禽养殖污染公益诉讼案件赔偿的方式,同时将被告赔偿的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直接委托当地林业局用于受污染河段两侧的植树复绿,创新了生态环境修复的措施。



典型案例五

武汉市武湖兴发船舶有限公司诉被告黄陂区防汛抗旱

指挥部、武汉市人民政府确认强制拆除违法案

 

案号:一审(2018)鄂0116行初9

      二审(2018)鄂01行终838

案由:确认强制拆除违法

 

【裁判要点】

在涉及到长江边的建筑物强制拆除问题时,除了要审查作出的强制拆除具体行政行为及复议决定的行为是否正确,还要审查拆除武湖沿江堤建筑物和构筑物的行为是否合法。

【基本案情】

2005328日,经武汉市黄陂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批准,原告在地址位于武汉市黄陂区武湖农场注册成立公司,从事船舶制造、修理等经营活动,营业期限自2008616日至2018328日。201249日,湖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湖北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联合制发《省发展改革委、国防科工办关于印发<湖北省船舶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支持武汉中小船舶建造基地建设(包括武湖农场、汉南和金口)的政策措施。2016425日,湖北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向原告核发了《湖北省船舶修造技术许可证》(编号:(鄂)船许可证字[2016]11号),准予原告开展二级I类钢质一般船舶生产制造活动,有效期自2016425日至2021424日。2017418日,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以长江岸线黄陂区武湖沿江堤(桩号:3+31514+565滨湖分场段)的建筑物属于阻碍行洪的障碍物,严重影响堤防和防洪安全的事实,作出并送达《限期清障通知书》(陂汛清字[2017]026号),2017426日,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对武湖兴发公司作出并送达《清障催告书》(陂汛催字[2017]026号),2017510日,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清障公告书》(陂汛告字[2017]026号),同年512日,作出并向武湖兴发公司送达《清障决定书》(陂汛决字[2017]026号),决定于2017512日委托第三方代为拆除申请人阻碍行洪的障碍物,恢复原有滩地。原告武湖兴发公司不服,向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7522日,区政府向申请人作出《行政复议告知书》,告知其向市政府申请复议。故武湖兴发公司于2017613日向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市政府于2017810日作出武政复决字[2017]19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被告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清障决定书》,武湖兴发公司不服,是以成讼。

另查明:201767日,区防汛抗旱指挥部组织拆除原告在长江岸线黄陂区武湖沿江堤(桩号:3+31514+565滨湖分场段)的建筑物。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以下简称《防洪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依法具有作出《清障决定书》(陂汛决字[2017]026号)的法定职权,根据《防洪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在河道堤防范围内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取得河道主管部门的许可的,即可被认定为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从武湖兴发公司和区防汛抗旱指挥部提交的证据材料来看,涉案建筑确系位于河道管理范围内,而武湖兴发公司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取得在河道管理范围内修建建筑物的许可,武湖兴发公司在河道堤防范围内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取得河道主管部门的许可。据此,区防汛抗旱指挥部认定涉案建筑妨碍行洪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依法先后向申请人下达了《限期清障通知书》、《清障催告书》、《清障决定书》,并依法进行了送达,程序合法,且在《清障催告书》中已明确告知申请人陈述、申辩的权利,市政府依法受理了武湖兴发公司的申请,并在法定期限内将申请书副本送达被申请人,根据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出的书面答复和相关证据,复议机关经书面审查,在法定期限内复议决定维持区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清障决定书》,复议程序合法。综上所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的《清障决定书》以及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根据本案合法有效的证据及庭审调查情况,201767日,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对武湖兴发公司武湖沿江堤的建筑物、构筑物进行了强制拆除,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在实施强制执行行为过程中,应严格按照《强制法》规定的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程序进行。本案中,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已经履行了书面的催告义务,并在催告期后,以书面形式作出了《清障公告书》、《清障决定书》并送达给原告,其程序符合法律相关规定。行政行为一经作出即具有公定力、拘束力和执行力。且《强制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当事人提起了复议或诉讼,具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不可以自行强制执行。故武湖兴发公司提出在复议期间内强制拆除涉案房屋违反法律规定的观点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武汉市武湖兴发船舶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典型意义】

随着长江新城的快速推进,随之而来的违法建设规模和数量居高不下,作为长江边的违法建筑,不仅侵蚀了公共资源和利益,而且会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作为长江新城的主要承载地,武湖街是拆除违法建筑的重点,也是矛盾的集中点,在推进长江新城范围内管控及拆违工作中,与之而来的是大量涉违法建设行政案件的产生。对此案件的基本情况、特点进行整理、归纳,并在厘清现状的基础上,着重研究相关问题,以期对行政执法机关提升执法水平及保护群众合法利益有所帮助、对化解矛盾、确保长江新城依法拆违、顺利推进提供法律的保障。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刘宝丽、晏晶(承办人)、张红

【专家点评】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国重要的水生生物基因宝库和生物多样性最具典型性的生命之河。作为长江边的违法违规建筑,不仅侵蚀了公共资源和利益,而且会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必须坚决清除。对长江岸线利用项目进行清理整治,是加强长江保护的题中应有之义。在涉及长江边的建筑物强制拆除问题的此案中,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既审查作出的强制拆除具体行政行为及复议决定的行为是否正确;又审查拆除武湖沿江堤建筑物和构筑物的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这对助推行政执法机关提升执法水平、保护人民群众利益和推进长江流域生态文明建设先行示范,极有好处。此案还提示,社会各方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存在不同诉求,行政主体除了严格执法监管、提升执法监管能力之外,决策必须考虑环境要素、流域规划和法治原则,建立协同治理模式,尽可能避免采取策略性的方法扩大部门利益、规避公共利益,贯彻和体现了长江保护立法所倡导的共抓大保护理念。


 

典型案例六

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诉武穴市人民政府行政赔偿案

 

案号:一审(2018)鄂11行赔初7

二审(2018)鄂行赔终40

案由:行政赔偿

 

【裁判要点】

原告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与余川镇人民政府已签订补偿协议并领取全部款项,在无足够证据予以反驳情况下,依法应确认该协议合法有效;行政机关系对原告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作出的行政处罚,该行政处罚系基于原告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对周边环境及水体造成污染而依法作出,与原告签订关停协议无必然联系。

【基本案情】

20165月,黄冈市开展黄冈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雷霆行动”--畜牧业绿色发展暨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工作,被告相应下发了《武穴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雷霆行动”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文件,并成立了武穴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雷霆行动”领导小组,各镇处均相应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负责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的取缔和拆除。本案原告两处养殖场均在本次“雷霆行动”专项整治禁养区内,余川镇政府根据分工具体负责原告养殖场的关停搬迁工作。经多次对原告宣传、协调,2017927日,余川镇政府与原告就其养殖场牲猪转运出售、拆除隔栏的限定时间、补偿款等事宜达成协议,并签订了《某牲猪养殖场关停协议书》,共计补偿原告80.535万元,后原告已根据该协议的约定领取了全部款项,拆除并关闭了养殖场。另查明,2017323日,武穴市环境保护局以原告自行建设的配套设施不合格,产生的畜禽粪便、污水直接排入环境,经检测显示COD 2408mg/LNH3-N 841mg/LTP 98.8mg/L为由,对原告作出责令停止生产、罚款伍万元的行政处罚。原告对该行政处罚不服,向黄冈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在复议过程中,原告和武穴市环境保护局达成和解,原告申请撤回行政复议申请,201755日,黄冈市人民政府作出了《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2017824日,武穴市国土资源局以原告未经批准擅自在武穴市余川镇徐冲村、青蒿村占地412平方米建养猪场附属设施及配套设施为由,对原告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恢复土地原状、罚款肆仟壹佰贰拾元的行政处罚;201798日,武穴市水利局以原告在荆竹水库库区其养殖场靠近杨垸乡村公路漏管一侧修建水泥槽口用于排放污水及猪尿到荆竹水库为由,对原告作出限三日内恢复原状、罚款伍万元的行政处罚;201798日,武穴市水利局以原告购买潜水泵在荆竹水库取水,未经水行政主管部门审查批准为由,对原告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2017913日,武穴市环境保护局以原告养殖场的污水没有经过规范处理,通过场边渗坑、地下水泥管排放到荆竹水库,经现场取样检测化学需氧量4400mg/L、氨氮947mg/L均超标为由,对原告作出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限五日内拆除地下暗管、罚款壹拾万元的行政处罚;2017921日,武穴市公安局以原告养殖场的污水未经处理,通过渗坑、暗管方式直接排放到荆竹水库为由,对原告的经营者董友珍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2017913日,湖北永和明达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鄂永和明达评字(2017HM018号资产评估报告,该评估报告委托方为本案原告,评估基准日2017910日。评估结果:建筑物687.681192万元,构筑物及其他设施5.09234万元,设备25.1475万元,生物性资产(牲猪的价值)567.02万元。共计1284.941032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因畜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调整以及划定禁止养殖区域,或者因对污染严重的畜禽养殖密集区域进行综合整治,确需关闭或者搬迁现有畜禽养殖场所,致使畜禽养殖者遭受经济损失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予以补偿”,本案中,被告根据黄冈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黄冈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雷霆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及该市文件,依法组织各镇、政府各部门关闭或者搬迁禁养区域内的养殖场所,余川镇政府根据分工具体负责本案原告养殖场的关停搬迁工作。2017927日,余川镇政府与原告签订了《某牲猪养殖场关停协议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行政机关授权其内设机构、派出机构或者其他组织行使行政职权的,授权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武穴市人民政府明确授权其下属机构余川镇政府具体负责原告养殖场的关停搬迁工作,且对该协议完全认可。故武穴市人民政府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上述关停协议签订后,原告已按照该协议的约定领取了全部款项,拆除并关闭了养殖场,被告在本案原告养殖场的关停搬迁工作中已依法履行职责。本案原告养殖场的关停补偿已得到原告认可,且协议已实际履行,该关停协议合法有效。原告认为关停协议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但无证据证实,行政机关因原告违法行为对其进行的行政处罚是相关行政机关依法进行,与双方签订关停协议没有必然的联系。原告的该项异议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原告认为被告的补偿低于其资产价值,要求按照湖北永和明达资产评估有限公司2017913日作出的资产评估报告进行补偿。因该资产评估报告系原告单方委托,相关评估事项未经被告核实,且在签订协议时业已存在,原告当时并未要求按该资产评估报告主张权利。特别是该资产评估报告中涉及原告的建筑物存在非法占地情形,已被行政机关对其作出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该建筑物已不具有合法性。且该资产评估报告中包含牲猪的价值567.02万元,因原告养殖场的牲猪已由其转运或出售,转运或出售的款项已由原告实际取得。该评估报告显然不能作为补偿依据,原告现起诉要求被告按照该评估报告进行补偿的理由不能成立。

【裁判结果】

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提起上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该案系20165月黄冈市开展黄冈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雷霆行动”--畜牧业绿色发展暨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工作后发生的典型案例。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系贯彻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具体实践,是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被告武穴市人民政府从防治水污染、保护和改善环境、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角度考虑,依法关停原告养殖场并给予相应补偿,其履责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支持合法的环保行政执法活动,为今后此类判决提供了有益借鉴,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杨静 、王爱国(承办人)、陈 

【专家点评】

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系贯彻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具体实践,是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被告武穴市人民政府从防治水污染、保护和改善环境、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角度考虑,依法关停原告养殖场并给予相应补偿,其履责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在原告武穴市某牲猪养殖场与被告武穴市人民政府已经达成了补偿协议且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原告出尔反尔,有违诚信原则。一审驳回其诉讼请求,二审予以维持原判,一方面维护了法律的权威,另一方面避免了私权利的刁民化,防止出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局面。更为重要的是,本案坚持民事补偿和行政处罚并行的原则,法律关系清晰,处罚得当。


 

典型案例七

王珍某、刘某海污染环境罪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案号:(2018)鄂0981刑初266

案由:污染环境罪

 

【裁判要点】

王珍某、刘某海的行为均构成污染环境罪,依法应承担刑事责任,同时二人还造成生态环境污染,依法应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经认定二人均符合认罪认罚从宽,即王珍某主动交纳民事赔偿款和刑事罚金,刘某海主动退出大部分赃款,交纳民事赔偿款和刑事罚金,属有悔罪表现,均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二人在审查起诉阶段认罪认罚,并签订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庭审中接受审判,具有从轻处罚情节。

【基本案情】

201678日,被告人刘某海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持上海景东油脂化工厂过期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冒用上海景东油脂化工厂的名义同原杜肯(武汉)绝热材料有限公司(同年818日更名为杜肯新材料(武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废油处理合同,承接该公司矿物废油 (HW08)的处理,合同期限为五年。同年712日刘某海在该公司取得了20 桶重4吨的矿物废油 (HW08)。刘某海将上述矿物废油拖运至武汉市,刘某海在明知被告人王珍某没有废油处置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仍然同王珍某一起将矿物废油拖到武汉市汉阳区陈家嘴美洁净废油处理责任有限公司炼化处理。2018 3 28 日,杜肯公司在未向当地环保部门申报,未经环保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通知刘某海将43桶(8.6吨)危险废物拖至上海景东油脂化工厂进行处置。杜肯公司为此向刘某海支付处置费用人民币25800元。被告人刘某海在上海务工处接到杜肯公司工作人员要求其进行废油处理的电话后,刘某海在明知自己和王珍某均没有资质的情况下,仍安排其舅弟查结海雇请货车将杜肯公司的43 桶总重8.6吨的废碱液(废物类别:HW35)和废导热油(废物类别:HW08)混合物拖至武汉交给被告人王珍某处理,并支付王珍某处置费人民币6000元。王珍某收到上述废油脂后,将废油脂存放于武汉鸿发彤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院内。2018 731 日,王珍某将43 桶废油脂拖至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原三里村小学院内倾倒,在倾倒至41 桶时被当地群众发现并制止,王珍某将剩余的2桶又拖至武汉市汉阳区锅顶山西边马路斜坡路边倾倒,后经湖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损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倾倒的废油脂为危险废物,危害性为毒性。

20181123日,被告人刘某海自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刘某海主动退出非法所得、交纳赔偿款、认缴罚金共计人民币60000元;被告人王珍某主动交纳赔偿款、认缴罚金共计人民币22000元。

另查明:此次环境污染事件发生后,为减轻、消除对公众身体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的危害,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对该危险废物进行暂时清理保存,24小时派人值守,共支出应急处置费等事务性费用人民币96460元。

20181010日,湖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损害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王珍某倾倒于应城市长江埠三里村小学院内的废油渣为危险废物废碱液(废物类别:HW35)和废导热油(废物类别:HW08)等混合物,该混合物为危险废物,危险特性为毒性。鉴定费用为人民币95000元。

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对上述环境污染事件处置后,就受废油污染区域的生态环境修复到损害发生之前的状态和功能需要多少费用的问题,应城市环境保护局委托湖北省天银危险废物集中处理有限公司进行了危险废物处置价格评估。该公司于20181022日出具了危险废物处置价格说明,其综合评估参考处置价格为人民币87500元。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杜肯公司主动与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就受废油污染区域的生态环境修复问题进行了协商,并愿意承担污染区域的生态环境修复处理费人民币90000元。

20181025日,应城市人民检察院在《检察日报》发出公告,督促适格主体提起民事公益诉讼。20181124日公告期满,在全国范围内没有符合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据此,该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特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应城市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珍某、刘某海犯污染环境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依法应予以支持。被告人刘某海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取得杜肯公司需要处理的有害物质,后将有害物质交给没有资质的被告人王珍某处理,王珍某违反国家规定,倾倒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属共同犯罪。案发后,刘某海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并能接受审判,其行为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属自首,具有法定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本案审理中,王珍某主动交纳赔偿款和罚金;刘某海主动退出大部分赃款,交纳赔偿款和罚金,属有悔罪表现,均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二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认罪认罚,并签订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庭审中接受审判,亦具有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人王珍某、刘某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杜肯公司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将危险废物从武汉市转移到应城市,并倾倒在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废弃的三里小学院内,造成学校周边生态环境受到严重污染,影响学校周边居民的身体健康,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的诉讼请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在开庭审理之前,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杜肯公司与应城市长江街道办事处就本案鉴定费、应急处置等事务性费用,以及污染区域的生态修复费用达成赔偿协议,该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也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确认。杜肯公司已将赔偿所有费用共计人民币231460元交至法院。公诉机关起诉书以及当庭发表的公诉意见和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当庭发表的出庭意见,经查属实,依法予采纳。被告人刘某海的辩护人认为刘某海属自首、积极主动退赃、赔偿损失、主动交纳罚金,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辩护意见,依法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王珍某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认罪、悔罪,赔偿损失,主动交纳罚金,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综合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悔罪表现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

【裁判结果】

应城市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人王珍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二、被告人刘某海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三、被告人刘某海非法所得人民币28000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四、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王珍某、刘某海、杜肯新材料(武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支付本案鉴定费人民币95000元、应急处置费等事务性费用人民币96460元,退还应城市长江埠街道办事处;五、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杜肯新材料(武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应城市长江街道办事处支付因受废油污染区域的生态修复费用折合人民币90000元。

【典型意义】

案件办理有效推进刑事附带民事与刑事司法的无缝衔接,拓展了刑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探索应用,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真正付诸实践。适时引入恢复性司法理念,激励被告人认罪认罚,督促被告人积极与受损方达成赔偿协议并及时赔偿到位,把被告人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的情况作为认定其认罪悔罪、依法从宽处罚的重要依据,既提升了公益保护的效果和刑事审判法律监督的效率,又助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领域的构建与完善。本次司法实践,为今后办理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积累了经验。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李鹏(承办人)、胡丽、桂映清、李卓、赵守兵、胡艳娟、杨剑民

【专家点评】

本案系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后,当地法院首起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的污染环境刑事案件。第一被告人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取得相关公司需要处理的有害物质,交给同样没有资质的第二被告人进行处理。第二被告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随意倾倒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与第一被告人构成污染环境罪的共犯。公益诉讼起诉人(即人民检察院)依法履行了诉前程序,在《检察日报》对本案发布诉前公告,建议有权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主体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在公告期满后无起诉主体的情况下,决定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在具体的诉讼程序中,当地法院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庭前对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民事赔偿达成调解协议,减少了诉讼成本,节省了司法资源,实现了公正与效率诉讼理念的并重,以及刑事司法与附带民事赔偿的无缝衔接。



典型案例八

老河口市人民检察院诉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

怠于履行法定职责行政公益诉讼案

 

案号:(2018)鄂0682行初9

案由:怠于履行法定职责行政公益诉讼

 

【裁判要点】

孟桥川水库属老河口市“千吨万人”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在未进行环境影响评估,未按照“三同时”制度要求建设符合标准的防治污染设施的情况下,经营生猪养殖销售,养殖污染物未经无害化处理长期渗漏外溢,直接近距离排入孟桥川水库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虽然对该合作社违法排放污染物的行为采取了一系列监管措施,但渗漏污染情形仍在继续,导致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环境保护局应继续履行监督和管理职责,以切实维护水源保护区生态环境。

【基本案情】

孟桥川水库位于长江流域汉江支流(I级)孟桥川主河道中游,坝址座落在鄂北岗地老河口市区上游15公里的袁冲乡孟桥川村,水库总库容1.128亿立方米,是老河口市唯一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兼有供水、发电等综合效益的大(二)型水利骨干工程。2016919日老河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老河口市畜禽养殖区域划分工作方案》文件(河政办函[2016]25号),将孟桥川水库列入老河口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名录。2017719日老河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关于划定农村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范围的通知》文件(河政办发[2017]20号),划定孟桥川水库属于老河口市“千吨万人”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水面线上1000米范围内属于一级保护区,执行III类水质标准。

20072月,孟桥川水库管理处与老河口市鑫升养殖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约定将孟桥川水库四坝坝头及周边土地(四坝泄洪道以南、四坝西堤以东、四坝南堤以北的土地)租赁给老河口市鑫升养殖有限公司从事生猪养殖销售,租赁期限40年。201011月,该养殖公司转租给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继续从事生猪养殖、销售。二公司在经营生猪养殖、销售期间,均未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未按照“三同时”制度的要求建设符合标准的防治污染设施。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建有猪舍8栋,其中母猪猪舍3栋,面积约1200平方米;保育猪舍1栋,面积约400平方米;育肥猪舍4栋,面积约1600平方米,仅建有四个简易沉淀池用以存储养殖废水、废物。其中四号沉淀池(距孟桥川水库水面17.6米)年久失修,池内的污染物长期渗漏外溢,直接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

201765日,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环境污染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同年610日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停止生产生猪养殖销售项目。并于615日,以河环文(201765号文件向老河口市人民政府请示依法关闭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同年626日,老河口市人民政府下发河政函(201760号文件,决定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生猪养殖销售项目予以关闭。同年817日,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以该合作社生猪养殖销售项目建设地点位于孟桥川水库禁止养殖区域内,且在生猪养殖销售项目需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的情况下,便擅自投入生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一条、《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第十一条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作出河环罚字(201701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1.责令周自先生猪养殖销售项目立即停止;2.罚款人民币40000元整。”201797日,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站对该养殖场废水排污口废水进行取样监测,排污口FS20170907001监测项目:化学需氧量为6007.8mg/L,超过400mg/L的标准。

201796日,老河口市人民检察院在履职中发现,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怠于履行监管职责,致使其排污行为长期存在,污染了老河口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孟桥川水库,损害了公共利益。同年1012日,向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发出河检行建(201713号检察建议书,建议被告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采取有效监管措施予以监管,纠正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违法行为,彻底消除该合作社排放污染物的违法状态。2017116日,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以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废水污染物化学需氧量超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的规定,又作出河环罚字(2017029号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合作社立即停止违法排放污染物并罚款人民币4780元。该局环境监测站于1115日再次对该合作社进行了取样监测,四号沉淀池外排污口FS20171115001监测项目为:化学需氧量为19514.4mg/L;污染物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的交汇处排污口FS201711150021监测项目为:化学需氧量为207.6mg/L,不符合III类水质标准。

20171124日,公益诉讼人委托老河口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室并协同被告共同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进行现场勘验检查,该合作社仍未完全腾空,四号沉淀池内污染物仍在渗漏外溢,直接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

20171128日,被告以河环字(2017199号文件,书面回复公益诉讼人称,已于2017615日向老河口市人民政府请示,依法关闭该合作社,同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对该合作社采取加收超标准排污费、罚款和责令停产等一系列行政处罚。已经最大限度、穷尽了行政处罚手段,完全依法履行职权,没有消极懈怠和不作为。

201842日,公益诉讼人与被告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进行现场勘查,该合作社四号沉淀池的内外污染源未消除。

20171113日,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与孟桥川水库管理处签订关停协议,约定在20171115日前将养殖的畜禽销售处理,将畜禽养殖圈舍关停。截止到公益诉讼人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前,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分别作出的河环罚字(2017018号行政处罚决定、河环罚字(2017029号行政处罚决定,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尚在起诉救济期限内。

201727日,老河口市人民检察院以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实施了污染孟桥川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违法行为,被告仅对其绝大部分违法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在收到检察建议书后,仍未责令该合作社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导致公共利益仍然未脱离受侵害状态,其履职不到位的行为违反了《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第四十条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1. 确认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污染物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怠于履行监管职责的行为违法。2.判令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污染物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的行为继续履行监督和管理职责。

【裁判结果】

老河口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确认被告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污染物排入孟桥川水库水体,怠于履行环境监管法定职责行为违法。二、被告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依法责令老河口市联农养殖专业合作社对违法排放的污染物予以治理。

【典型意义】

该案是检察机关提起的涉环保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孟桥川水库位于长江流域汉江支流(I级)孟桥川主河道中游,属于老河口市“千吨万人”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水面线上1000米范围内属于一级保护区,执行III类水质标准,是老河口市唯一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兼有供水、发电等综合效益的大(二)型水利骨干工程。任何组织和个人均有义务保护水库生态环境安全。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更应恪尽职守,依法履职。本案的正确审理,为案涉水库污染构建了“责任人修复+政府监管+人民检察院监督”的全新复合治理路径,具有良好的社会导向,有力推进了污染水库的修复治理,确保实现案涉水库的生态环境安全,对司法服务保障长江流域汉江支流以及周边地区环境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示范效应,同时对周边区域生态文明建设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高建伟(承办人)、栗建伟、叶丽

【专家点评】

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对饮用水体水质的负面影响很大。本案中,位于“千吨万人”农村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的规模畜禽养殖污染企业,未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也未按照“三同时”制度的要求建设符合标准的防治污染设施。老河口市环境保护局对该企业违法排放污染物的行为采取了一系列监管措施,但仍然存在污染物长期渗漏外溢,污染饮用水源地孟桥川水库水体的现象,损害了公共利益。被告人应当依法责令当事人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公益诉讼人向被告发出的检察建议中也明确指出应依法要求相对人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被告人接到检察建议后已在实际执法过程中采取一定措施消除污染,但仍不能否定其怠于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事实存在。本案为饮用水源地污染构建了“责任人修复+政府监管+人民检察院监督”的新型复合治理路径,是落实司法服务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的重要示范。


 

典型案例九

刘某、黄某某等16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案

 

案号:一审(2017)鄂0103刑初1031

二审(2018)鄂01刑终335

案由: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

 

【裁判要点】

被告人以犯罪组织形式,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对长江非法采砂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对长江水域社会治安、航运秩序、经济秩序造成严重危害后果。尤其是该犯罪组织长期盘踞长江段,把持控制非法采砂活动,给长江的生态系统、堤防安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害,为修复航道和恢复生态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应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定罪处罚。

【基本案情】

被告人刘某于20153月发现长江水域非法采砂利润巨大,遂找到被告人黄某某合谋采取控制、垄断长江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段水域非法采砂作业的手段从中牟利,为此,由被告人刘某总负责,被告人黄某某负责财务并介绍、招募被告人张某等人为组织成员,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被告人张某等为组织骨干,以被告人曹某等人为成员,人数多达二十余人。

20153月以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牟取暴利,组织被告人张某等人,通过威胁、敲诈、勒索、打砸、驱赶、拦截、寻衅滋事等手段,垄断控制长江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段水域的非法采砂作业。该组织为达到在长江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段水域的非法采砂的地下黑市称霸一方、攫取最大经济利益的目的,通过实施有组织的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欺压群众,严重影响了长江的生态环境和堤防安全,破坏了当地的航运秩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该组织长期以来有组织地采取非法控制长江水域地下采砂行业牟取暴利的同时,还通过武力取代政府执法部门,扮演“地下执法者”的角色,利用夜晚和长江江面水域广阔之机,逃避打击,流窜作案,严重损害有关执法部门形象,损害政府部门公信力,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同时该组织以暴力或以暴力为后盾,通过垄断控制长江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段水域非法采砂作业,收取“保护费”等手段,共敲诈勒索计2381余船次,聚敛钱财达人民币173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伙同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形成较为稳定的,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人数较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手段或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活动,并通过暴力、威胁、滋扰、打砸、驱赶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在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水域,对非法采砂行业形成了非法控制,并给该水域社会治安、航运秩序、堤防安全、生态环境、经济秩序造成严重危害后果。关于该犯罪组织的社会危害性,从生态保护层面讲,长江的生态保护事关国家根本利益,事关民族长远发展,长江生态保护工作已经上升为国家部署。盗采江砂危害生态环境,由于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长期盘踞该长江段,把持控制非法采砂活动,给该长江段的生态系统、堤防安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害,同时为修复航道和恢复生态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从社会秩序层面讲,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政府三令五申严禁长江航道非法采挖江砂行为,并对非法采砂行为进行了持续整治,但是在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的非法控制下,致使该长江段的非法采砂活动猖獗,长期逃避于职能部门的管理、整治和打击;参与非法采砂和交易活动的船只还阻塞航道,影响过往船舶和水域桥梁的安全,由此衍生的该犯罪组织实施的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也严重影响了该地区生产生活秩序,给人民群众带来不安全感,严重干扰了该地区的社会治理秩序和航运秩序。非法采砂必然带来非法交易,在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掩护下,该长江段非法采砂的暴利交易也破坏了经济和经济管理秩序。从社会影响层面讲,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通过武力扮演“地下执法者”的角色,企图取代政府执法部门行使行政管理职能,严重损害了政府部门形象和公信力,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综上,对以被告人刘某、黄某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应依法予以严惩。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按照其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参加者,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

【裁判结果】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刘某、黄某某等16人分别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至三年不等及罚金,并处没收财产;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近年来,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以及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重要思想,湖北省狠抓长江生态环保工作,严厉打击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对影响长江生态安全的黑恶势力以零容忍的态度予以扫除。本案通过对刘某等16人判处重刑,其中为首者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五十万元和罚金三十万元,以刑罚的手段让违法者付出沉重的代价,充分发挥刑罚的震慑作用,形成严厉打击长江生态违法犯罪的高压态势,起到了很好的警示、教育作用。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徐正武、杨毅(承办人)、曾琳

【专家点评】

这是一起涉案人数众多、涉及多种犯罪行为、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严重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案件。被告人刘某等以犯罪组织形式,通过威胁、敲诈、勒索、打砸、驱赶、拦截、寻衅滋事等手段,非法控制武汉二七长江大桥至天兴洲长江大桥段水域非法采砂作业,严重影响了长江的生态环境和堤防安全,破坏了航运秩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最终法院判决16名被告人分别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至三年不等及罚金,并处没收财产。

近年来,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湖北省狠抓长江生态环保工作,严厉打击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影响长江生态安全的黑恶势力予以扫除。本案通过对刘某等16人判处重刑,以刑罚的手段让违法者付出沉重的代价,充分发挥刑罚的震慑作用,形成严厉打击长江生态违法犯罪的高压态势,起到了很好的警示、教育作用。


 

典型案例十

洪湖市龙口镇管理所诉嘉鱼县政府

交通运输行政管理行政许可及行政赔偿案

 

案号:一审(2017)鄂12行初9

      二审(2018)鄂行终54

案由:交通运输行政管理行政许可及行政赔偿

 

【裁判要点】

当原告起诉的行政行为是内部批复文件,应当依法向原告释明,告知其起诉外化的行政行为,原告拒不更正,应依法驳回其起诉。

【基本案情】

洪湖市龙口区、嘉鱼县石矶头区为便利长江两岸运输,1985731日,经湖北省水利厅批准同意,在洪湖县龙口区、嘉鱼县石矶头区修建汽渡码头,洪湖县汪家洲至嘉鱼县石矶头汽车渡口于1986426日正式通航。20167月,湖北省人民政府环境保护工作督查组对嘉鱼县突出环境问题进行督办,要求嘉鱼县政府清理饮用水源地违法违规建设项目,对水源地非法违规建设项目依法立案查处。2016121日,嘉鱼县交通运输局向被告嘉鱼县政府请示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并停止石矶头至汪家洲航线的渡运。同月6日,被告嘉鱼县政府对嘉鱼县交通运输局作出了嘉政函【2016133号《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批复》,该批复认为石矶头汽渡渡口正处于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范围内,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同意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2016128日,被告嘉鱼县政府作出嘉政发【201624号《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决定》,决定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

法院审理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被告嘉鱼县政府依法享有对本行政区域内设置或者撤销渡口的审批职权,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有权提起行政诉讼的对象是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本案中,原告所诉求的《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批复》属内部批复。后被告嘉鱼县政府作出了嘉政发【201624号《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决定》,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行政行为是《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决定》,因此,本案不属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如原告对被告作出的《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决定》不服,可另行主张权利。

【裁判结果】

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驳回原告洪湖市龙口镇汽车渡口管理所的起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典型意义】

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长江保护大背景下,一切活动不得损害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安全。案涉汽渡渡口处于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范围内,为维护人民群众的饮用水安全,行政机关作出了撤销该渡口的决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时对行政内部批复和外部行政决定进行了正确认定,有力助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的生态保护。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熊魁、王宁、吕莉(承办人)

【专家点评】

本案是一起跨县、市的行政诉讼案件,法院以裁定形式驳回了原告的起诉,该裁定所反映的问题值得所有行政诉讼原告注意和深思。本案原告洪湖市龙口镇汽车渡口管理所认为被告嘉鱼县人民政府的行政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向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咸宁中院认为原告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依法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并告知其可另行主张权利。

一般而言,行政诉讼原告只要认为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均有权提起行政诉讼,但起诉必须要符合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是“确认被告作出的嘉政函(2016133号《县人民政府关于撤销石矶头汽渡渡口的批复》违法,并予以撤销”,而被告作出《批复》属于“行政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行为,依据《行政诉讼法》第13条之规定人民法院不应受理。由此可见,行政诉讼原告要想通过诉讼保护其合法权益,前提是起诉应当符合法定要件,诉讼请求必须正当、合理。


本栏目文本由各发布单位上传,依据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开。
下载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邮编:100745   总机:010-67550114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