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18日 星期二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公众服务 > 案    例

湖北法院扫黑除恶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单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9-04-29   浏览量:1860

湖北法院扫黑除恶十大典型案例

 

一、陈某某等2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被告人陈某某以开设寄售行为依托,网罗众多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十余年间在麻城市城区以5%20%的高额月利率向百余人非法放贷,长期使用暴力或软暴力手段催讨债务,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逐渐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陈某某为首、家庭成员为基础、骨干成员固定、人数众多,形成不成文的组织纪律,采取多种、多样化暴力手段非法讨债,在麻城市城区及部份乡镇范围内为非作恶,有组织地实施了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70余起,先后致使多人轻伤,多名被害人不敢报案、不敢在当地工作,被迫背井离乡,严重破坏该地区的正常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陈某某,男,汉族,197117日出生,个体工商户。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被告人陈某某、被告人石某某以经营的嘉兴寄售行为依托,对外从事非法高利放贷,陈某某与其子陈某先后纠集被告人梅某某、熊某、罗某、刘某、李某一、刘某、李某二、曾某某、丁某某、刘某某、喻某某、孙某某、冯某(另案处理)等社会闲散人员以及被告人沈某、叶某、王某某、向某、彭某某、吴某(另案处理)等刑满释放人员加入组织,长期盘踞在麻城市区及部分乡镇对不能按期支付非法放贷本息的人员采取暴力或恐吓威胁等手段进行催讨,期间因高利放贷讨债产生纠纷,陈某某、陈某、梅某某、沈某等人将受害人余某、刘某某、郭某某砍伤,非法拘禁谷某某、王某某、赵某、董某等人,该组织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扩大在麻城市区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影响力,形成了以陈某某为首,以嘉兴寄售行为依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结构较稳定,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陈某某对寄售行高利放贷业务具有绝对控制权,是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石某某、陈某、沈某、梅某某是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王某某、罗某、李某一、丁某某、刘某、曾某某、熊某、李某二、彭某某、刘某、刘某某、叶某、向某、喻某某、孙某某十五人为一般参加者。该组织存续期间,内部形成了要债时要凶狠,可以搞事但不能搞大可以吓人但尽量不动手遇到问题及时汇报要债时不准吸毒等不成文的惯例。陈某某会对做得好的组织成员进行奖励,对没有按其要求做事的组织成员进行训斥。

该组织在十余年间以5%20%不等的高额月利率向上百人违法放贷数百万元,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该高利放贷收益一部分用于维系组织生存发展和高利放贷的本金;另一部分为骨干成员提供生活保障,发放固定工资、提供住宿,向部分组织成员发红包、给费用,为实施犯罪时统一安排车辆、购买工具以及为组织成员聘请律师支付辩护费用,向部分被害人支付赔偿款。

该组织实施违法犯罪特征明显、手段多样化,在短期迅速抬升借款人的债务,有组织地安排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及刑满释放人员,前往借款人、担保人所在住所、单位或者其他亲友处进行威胁、滋扰,或者直接对借款人、担保人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逼迫借款人、担保人支付高额利息,造成借款人、担保人及其家庭的重大财产损失,影响其正常的生活、工作。该组织作案地点遍布整个麻城市城区及部分乡镇范围,括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私人企业,致使多名被害人不敢通过正当途径举报、控告,多名被害人放弃在麻城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离开麻城以躲避该组织的种种滋扰。多年来,该组织实施犯罪70余起,已查证属实的涉及故意伤害罪2起、非法拘禁罪6起、寻衅滋事罪60余起。

二、裁判结果

麻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某组织、指挥、领导被告人石某某、陈某、沈某、梅某某、王某某、罗某、李某一、丁某某、刘某、曾某某、熊某、李某二、彭某某、刘某、刘某某、叶某、向某、喻某某、孙某某形成较为稳定的、人数众多的、有明确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具备黑社会性质构成要件,是黑社会性质组织。陈某某对该组织非法高利放贷具有绝对控制权,是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石某某、陈某、沈某、梅某某为该组织发挥了重要作用,均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王某某、罗某、李某一、丁某某、刘某、曾某某、熊某、李某二、彭某某、刘某、刘某某、叶某、向某、喻某某、孙某某分别参与实施了多起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均为一般参加者。被告人陈某某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对犯罪集团实施的全部犯罪负责。据此,依法认定被告人陈某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犯参加黑社会组织罪等罪对石某、陈某、沈某等19人决定执行十个月至九年三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二、李某等18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2015年以来,李某陆续网罗、招揽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了以李某为首,等级分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孝感市城区实施开设赌场、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21起违法犯罪活动,控制、垄断孝感城区玉泉南路、董永美食广场等地饮食原材料小龙虾的供应权,严重危害了孝感城区及周边的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男,汉族,1982128出生,无固定职业。因犯非法拘禁罪于200812月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201310月,被告人李某为争夺其户籍地所在社区的相关工程,到孝感市孝南区孝南经济开发区团林社区居民李某某家中,殴打李某某。后被告人李某陆续网络、招揽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并以自家经营的位于孝感市北京路的某酒店为组织据点,虽然组织成员未履行加入仪式,但组织成员经常聚集该处,接受李某的直接领导和管理,参与组织实施的具体违法犯罪活动;该犯罪组织具有不成文的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多名被告人供述李某以不准吸毒、不准互相交流探听消息等来约束各成员,有组织地在孝感市孝南区孝南经济开发区团林社区、孝感市高新区五龙社区、孝感市孝南区三汊镇、杨店镇,孝感城区等地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20156月至20184月期间,被告人李某指使该组织成员在孝感城区以打游击的方式在孝感城区开设赌场,地域范围广、时间跨度长、参赌人数众多。对孝感城区地下游戏机赌博行业形成重大影响。

2016424日,被告人李某为争夺孝感城区玉泉南路小龙虾的供应权,组织、策划该组织成员等人与人在河口大桥持械聚众斗殴,造成一人受伤,多辆车辆受损,严重破坏社会生活秩序。以被告人李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暴力手段垄断孝感城区玉泉南路等地饮食原材料小龙虾供应权后,又通过逼迫、威胁等一系列行为,以高于市场价格供应小龙虾进行强迫交易。

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李某及其成员为了组织利益,自201310月至20183月间,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1起,强迫交易1起;开设赌场作案10起;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作案5起;实施违法行为4起。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把控孝感玉泉路小龙虾供应市场。该犯罪组织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在孝感市区欺压百姓、称霸一方,使多名受到该组织侵害的群众不敢举报,在当地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二、裁判结果

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先后网罗多人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把控孝感玉泉路小龙虾供应市场。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该组织应依法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李某及其成员为了组织利益,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1起,强迫交易1起;开设赌场作案10起;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作案5起;实施违法行为4起。被告人李某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和首要分子,应当对其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其他被告人积极参加或者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参与实施组织的部分违法犯罪活动,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据此,依法对被告人李某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对其他17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或者决定执行三年六个月至十七年不等有期徒刑,对部分被告人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三、何某某等14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被告人何某某通过筹办枝江某戒毒医院,招募社会人员,配备印有戒毒字样的仿警制服和甩棍、警棍、盾牌、抓捕器等作案工具,组建地下执法队,实施一系列犯罪行为,形成以何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向吸毒人员及其亲属聚敛钱财,对他人形成心理恐惧和精神强制。该组织为获取非法利益,扩大影响,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31起,并多次歪曲事实投诉、控告公安机关,干扰公安机关正常办案秩序,公然挑衅公安机关执法权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形象,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何某某,男,汉族,19731014日出生,湖北省枝江市某戒毒医院院长兼总经理。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2016年底,被告人何某某以挽救吸毒家庭,为政府排忧解难为幌子,筹办枝江某戒毒医院,自任院长兼总经理,被告人余某伟任副院长,被告人吴某清负责财务及日常事务。何某某以设立医院安保部为名,招募社会人员韩某、王某、许某奇、王某峰等人为保安,统一配备印有戒毒字样的仿警制服及甩棍、警棍、盾牌、催泪喷射器、抓捕器等器械,同时将兰某康、邹某等人强拉入伙,组建了一支地下执法队,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以何某某为首的犯罪组织。

为便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和管理、控制组织成员,何某某制定了组织纪律,安排组织成员值班、集中就餐,为组织成员统一配发制服、警棍等器械,提供车辆供地下执法队随时出警。规定组织成员不准吸毒、赌博,签订保密协议,禁止将强掳吸毒人员的行为外泄。该组织通过发放节日慰问品、派人照顾受伤的组织成员并支付医疗费等,对组织成员实施严格管理和控制。

该组织通过暴力、威胁、敲诈、虚假宣传等手段,向吸毒人员及其亲属聚敛钱财60余万元。同时,该组织将获取的部分经济利益用于支持其违法犯罪活动,豢养组织成员。2016年底至20172月,该组织出资购买仿警制服、戒毒标识及手铐、警棍、抓捕器等作案工具,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对枝江众多吸毒人员形成心理恐惧和精神强制,致使其人身权利受到侵害后不敢举报、控告。

该组织为扩大影响,通过歪曲事实投诉、控告等手段向公安机关施压,多次干扰公安机关正常办案秩序,公然挑衅公安机关执法权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形象,社会影响极其恶劣。20172月,吸毒人员杨某被该组织控制,枝江市公安局董市派出所接到杨某家人报警后到益民医院出警时,何某某以民警执法干扰医院秩序为由阻挠民警进入,经交涉,何某某又提出对民警搜身、不能携带警用装备等无理要求。后何某某歪曲事实真相,以公安机关违法办案为由向有关部门投诉。2017623日上午,何某某带领4名组织成员到枝江市公安局百里洲派出所,以该所将吸毒人员送至枝江某精神病医院治疗系违法行为为由,要求查看吸毒人员的卷宗,遭到公安机关拒绝。何某某以民警不配合为由对民警拍照,并向有关部门控告。

该组织通过暴力、威胁及其他手段,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采用暴力、威胁等方式强迫他人接受戒毒治疗,强迫交易作案19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将吸毒人员交给公安机关处理相威胁,充当地下执法队,敲诈勒索作案6起,涉案金额40000余元。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作案4起,致一人轻伤。持械随意殴打他人,寻衅滋事作案2起,致1人轻微伤。该组织还违反治安管理法,多次侵犯他人合法权益。

二、裁判结果

枝江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何某某纠集被告人余某伟、韩某、王某、吴某清、曹某乐、张某、向某伟、孙某、许某奇、王某峰、兰某康、邹某、李某庭等人,形成了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并用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称霸一方,多次干扰国家机关工作秩序,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依法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多次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行为,相关成员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何某某系累犯,依法从重处罚;在非法拘禁他人过程中殴打被害人,从重处罚;多次实施敲诈勒索行为,酌情从重处罚。据此,以被告人何某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等判处余某伟、韩某、王某、吴某清等13人一年到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张某某等1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以张某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亲情关系为纽带,网罗众多刑满释放、社会闲散及无业人员,通过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壮大势力。为聚敛钱财,该组织放高利贷、开设赌场、控制长江燕窝段采砂,并向其他采砂船收取保护费,强迫交易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为树立其非法权威,该组织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强迫交易、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在洪湖市一定区域和部分行业造成重大影响,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及长江生态环境。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某,男,汉族,1965102日出生,无固定职业。因犯故意伤害罪200511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十五天。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张某某刑满释放后伙同其弟张某甲在洪湖市燕窝镇通过开设赌场聚敛钱财。2010年左右,张某某与其弟张某乙从事典当行业,20128月,该二被告人与他人注册成立了洪湖市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通过采取非法发放高息贷款敛财。至2014年左右,张某某开始进入并逐渐控制长江燕窝水域非法采砂行业,向采砂船收取保护费。张某某先后网罗了被告人李某灯、蔡某波、胡某、彭某、蔡某、杜某、张某贝、房某建、杜某平、张某星等人,实施了一系列的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张某某为组织、领导者,张某甲、张某乙、李某灯、蔡某波为骨干成员,胡某、彭某、蔡某、杜某、张某贝、房某建、张某星、杜某平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长江非法采砂业中,张某某安排李某灯具体负责,如果发现不明采砂船进入其控制范围,就向张某某汇报并邀约组织成员进行打砸、驱离;蔡某波负责采砂资金的收取、购买犯罪工具与日常开支等。张某某要求组织成员不准吸毒,背后不能搞鬼,如有违反就予以打骂、冷落。

张某某为便于控制长江非法采砂行业,伙同他人用5万元左右购买了一艘快艇用于日常巡江并驱赶不明采砂船,购买10把钢叉,丝袜、罩衣等作案工具。为应对行政管理单位的稽查与处罚,2016年向长江水务管理单位两次共计缴纳罚款24万元;通过发放工资、赔偿受害人损失、平息事态等手段笼络人心,以支持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该犯罪组织非法放贷,暴力催收,实施非法拘禁犯罪,暴力殴打他人11人;在赌场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1起;为控制长江非法采砂业,排挤、打击竞争对手,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犯罪2起,故意毁坏财物犯罪1起;共致1人死亡、1人轻伤、2人轻微伤,2台车辆毁坏,损失价值8718元。

二、裁判结果

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与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李某灯、蔡某波、胡某、彭某、蔡某、杜某、张某贝、房某建、杜某平、张某星等人,形成了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成立后,有组织地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组织的活动。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在洪湖市燕窝镇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和长江生态环境。该组织依法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被告人张某某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和首要分子,应当对该组织所犯全部罪行负责,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拘禁罪。

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李某灯、蔡某波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胡某等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分别参与实施组织的部分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其他罪。据此,依法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聚众斗殴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以非法拘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对张某甲、张某乙等12人决定执行四年至十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分别对其并处一定罚金或者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犯罪工具予以没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一并上缴国库。

此外,公诉机关还指控被告人陈某鹏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聚众斗殴罪,因没有充足证据证明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接受组织领导和管理,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及相关政策精神,既不放纵犯罪,也不人为拔高,依法否决该项指控,对其参与聚众斗殴的犯罪行为,以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五、谭某某等12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2010年以来,被告人谭某某以通山水厂某网吧和游戏机室为活动中心,先后网罗多名刑满释放人员、社会闲散人员乃至12名未成年人,逐步形成了以谭某某为首的人称水厂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暴力性特征明显,为实现打击竞争对手、争夺势力范围、维护组织非法利益等目的,大肆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35起,聚众持械伤人,造成2人重伤、8人轻伤、7人轻微伤等严重后果,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对通山县水厂一带的赌博、游戏机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持续时间长达八年之久,严重破坏当地社会生活秩序。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谭某某,男,汉族,1979130日出生,无固定职业。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371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因犯开设赌场罪于201561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因嫖娼于2017717日被公安机关罚款人民币500元。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2006年以来,被告人谭某某通过与他人合伙在通山县老水厂经营某网吧、开设赌博游戏机室,逐步积累了一定经济实力。2010年,谭某某以某网吧和游戏机室为活动中心,先后网罗了被告人徐某值、谭某巧、谭某杜、左某道、汪某鑫、杨某和朱某政、乐某华(均另案处理)等人,逐步形成了以谭某某为领导;徐某值、谭某巧、杨某、汪某鑫、左某道、朱某奔等人为骨干成员;被告人朱某景、夏某、陈某、涂某东、谭某杜和廖某、谭某溪、成某及未成年人乐某某、黄某某、鲁某某1、鲁某某2、王某某1、王某某2、周某某、涂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参加的人称水厂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

该组织内部分工明确,谭某某负责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徐某值主要负责网罗成员(包括未成年人)为该组织充当打手,且负责在赌场放码;谭某巧负责赌场的日常管理及成员犯罪后的部分善后工作;汪某鑫、杨某、左某道为该组织充当打手,积极参加犯罪活动;朱某奔负责该组织未成年人的管理及为谭某某开车。该组织为实现打击竞争对手、争夺势力范围、以黑维护组织的非法利益,逐步形成了成员必须服从组织安排有事要汇报打架要齐心等不成文规约。

该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自2010年以来,该组织实施了开设赌场并从中抽头渔利、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等非法敛财行为,不断壮大经济实力,获得了经济利益。所获利益,部分用于购买鱼叉、砍刀、防刺服等作案工具;为部分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小费、提供食宿及日常开支;为部分组织成员作案后提供帮助,促使组织成员逃避法律追究。

该组织为维护其非法利益,树立非法权威,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6起,故意伤害3起,寻衅滋事11起,敲诈勒索2起,强迫交易1起,开设赌场7起,非法侵入住宅2起,妨害公务1起,窝藏1起,实施违法行为1起,造成2人重伤、8人轻伤、7人轻微伤等严重后果。

该组织通过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群众,通过打压、排除竞争对手,垄断通山县水厂赌博游戏机、竹林焦等地下赌场,严重破坏社会治安,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社会危害极大。

二、裁判结果

通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谭某某纠集、网罗被告人徐某值、谭某巧、杨某、汪某鑫、左某道、朱某奔等人,形成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三十余起,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对通山县水厂一带的赌博、游戏机行业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当地社会生活秩序。

谭某某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按照该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妨害公务罪,窝藏罪。徐某值、谭某巧、杨某、汪某鑫、左某道、朱某奔等人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参与了组织实施的部分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据此,依法认定被告人谭某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对徐某值、谭某巧、杨某、汪某鑫、左某道、朱某奔等11人决定执行三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六、石某某等1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石某某以注册成立的恩施市某寄卖行为依托,先后招募多名社会闲散及无业人员从事违法高利放贷,聚敛钱财。该组织层级分明,有不成文的组织纪律和规约,通过组织实施了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住宅、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称霸一方,在非法高利放贷领域进行非法控制,在恩施市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石某某,男,土家族,1983114日出生,经商。因拒绝、阻碍国家工作人员执行职务于20051218日被行政拘留十五日;因阻碍国家工作人员执行职务于2011115日被行政拘留十日;因殴打他人于2012724日被行政拘留五日;因寻衅滋事,于201587日被行政拘留十五日;因毁损公私财物及阻碍执行职务于20151120日被合并执行行政拘留二十日。因犯抢劫罪、强奸罪于200311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因犯抢劫罪于200611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1393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因犯妨害公务罪于20165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石某某因犯抢劫罪、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刑满释放后混迹社会,逞强斗狠、为非作恶,通过实施抢劫、聚众斗殴等犯罪活动和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殴打他人、故意损毁公私财物、寻衅滋事等违法活动在恩施市逐步形成了恶劣社会影响。20141月,石某某因罪获刑,刑满释放后,注册成立了恩施市某寄卖行,该寄卖行的经营范围为旧货寄卖。石某某以该寄卖行为依托,先后招募被告人石某灿、肖某忠、黄某阳、帅某、杨某江、肖某林、廖某益、黄某、姚某灼、黄某等人从事违法高利放贷,聚敛钱财。

该组织以被告人石某某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石某灿、肖某忠、黄某阳、帅某、杨某江为骨干成员,被告人肖某林、廖某益、黄某、姚某灼、黄某鹤为一般成员。石某某对组织成员规定不准吸毒、不准撒谎、在跟脚讨账过程中,不打骂被跟脚的人,不限制被跟脚的人的人身自由,纵容手下成员为组织利益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组织成员对石某某下达的指令均无条件执行,对于不能完成指令的组织成员,石某某动辄辱骂,该组织成员中石某灿系石某某的侄子,肖某忠系石某某的姐夫,其余成员均称石某某为顺哥

该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自2014年以来,该组织实施了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非法敛财行为,不断壮大经济实力。

该组织为维护其非法利益,树立非法权威,于20141月至20183月间有组织地实施了寻衅滋事7起;强迫交易1起;故意伤害1起,致1人轻伤;非法拘禁1起;非法侵入住宅1起;破坏生产经营1起。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称霸一方,在非法高利放贷领域进行非法控制,在恩施市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二、裁判结果

恩施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石某某伙同他人网罗多人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住宅、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在恩施市形成重大影响,并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石某某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按照该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石某灿、黄某阳等组织成员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据此,依法认定被告人石某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对石某灿、黄某阳、帅某、杨某江、肖某忠等10人决定执行一年至十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七、严某某等8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案情提示】  1993年以来,被告人严某某在孝感市高新区严桥村利用宗族辈份以严氏族长自居,伙同被告人王某燕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严某东、严某庆、梁某平、严某乔、严某平、严某安等人,在孝感市高新区建设期间把持基层政权,以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强迫他人转让房屋、土地、林场,强迫签订四邻协议方式,在孝感市高新区、大悟县芳畈镇等地强行占地拆迁、强揽建设工程,违规进行小产权房屋和旅游山庄开发,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控制集体土地出让、改造、引进投资等事项,引发群众多次联名上访,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经济生活秩序。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严某某,男,汉族,19731019出生,无固定职业。因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于20047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199410月,被告人严某某因采取暴力手段在孝感市高新区(原开发区)严桥社区(原严桥村)阻止他人向工地送沙石料,从中获取利益以及随意殴打他人涉嫌犯流氓罪被免予起诉后,利用宗族辈份以严氏族长幺爹自居,为非作恶,于19995月指使严某东等人殴打彭某某,并致人重伤。20047月又因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被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判处刑罚。至此,被告人严某某已逐步在严桥社区恶势力中树立地位,形成恶名。2009年,在与曾经的恋人王某燕重逢后,先后伙同被告人王某燕、严某东、梁某平、严某庆、严某乔、严某平、严某安等人,以在严桥社区设立的违建办公室为经常活动地点,有组织地在孝感市高新区建设期间把持基层政权,以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强迫他人转让房屋、土地、林场,强迫签订四邻协议的方式,在孝感市高新区严桥社区、同升社区(原同升村)、群生社区(原群生村)、胡邱社区(原胡邱村)、孝感市孝南区卧龙乡复兴村、大悟县芳畈镇等地强行占地拆迁、强揽建设工程,违规进行小产权房屋和旅游山庄开发,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其间,被告人严某某于201410月被湖北省麻城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对其取保候审。该犯罪组织具有不成文的不准赌博、不准吸毒要讲宗族观念、要互相抬桩等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通过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福利,提供小工程建设和资金帮助,经常让组织成员到违建办公室喝茶、抽烟,到家中喝酒、吃饭,以此笼络组织成员,逐步形成了该组织的强势地位。该犯罪组织采取各种违法犯罪手段,大肆聚敛巨额钱财,为该组织奠定经济基础,以此豢养组织成员,维护组织稳定,壮大组织势力,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严某某为组织、领导者,以其他被告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为便于该组织强揽工程、强占土地、插手公共设施建设工程,被告人严某某在社区干部换届选举活动中,依托宗族恶势力,多次以扰乱选举会场秩序、威胁选民、撕毁票箱等手段干扰正常选举,以达到把控基层组织为目的。同时设局围猎社区干部,操控不明真相的宗族群众采取联名举报、造谣诬陷等手段,破坏基层组织人事任免的正常秩序,把持集体土地出让、改造、引进投资等事项,严重扰乱了基层组织正常活动。

多年来,该组织在被告人严某某的组织、领导下,对严桥社区及周边辖区内的各种工程建设工地,不断进行寻衅滋事、强迫交易、非法转让、倒卖土地等违法犯罪活动,欺压群众,为非作恶,称霸一方,引发群众多次联名上访,该组织组织行为多,作案手段多,在孝感市高新区严桥社区等地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经济生活秩序。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10起、寻衅滋事9起、非法持有枪支1起、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2起、故意伤害1起、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起、诈骗1起、违法行为2起等多起违法犯罪事实。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在当地社区形成非法控制。

二、裁判结果

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严某某伙同他人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其组织的活动;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的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在孝感市高新区严桥社区等地,利用宗族势力,横行乡里,设局围猎基层干部,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操控基层组织,形成了非法控制和恶劣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该组织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严某某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1994年以来,严某某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和首要分子,不仅应当对其直接参与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依法还应当对该组织所实施的全部罪行负责,严某某共作案25起,其行为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故意伤害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诈骗罪。被告人王某燕、梁某平、严某庆、严某东、严某乔、严某平、严某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分别参与实施组织的部分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据此,依法对严某某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故意伤害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禁止严某某在三年内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对其他7名被告人分别决定执行四年三个月至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或一定数额罚金。

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八、连某清、连某辉等7人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案

 

【案情提示】  2005年以来,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纠集被告人连某菊、阙甲、阙乙、涟某、秦某峰等人在广水市广水办事处土门村一带长期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营造恶名,树立非法权威,确立强势地位,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为首要分子,被告人连某菊、阙甲、阙乙、涟某、秦某峰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通过家族势力操纵土门村换届选举,使被告人连某辉取得土门村村主任身份,操纵把持基层政权,侵犯了基层政权的稳定,破坏了农村的选举制度;先后实施了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滥伐林木、妨害作证等违法犯罪活动,在土门村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连某清,外号大花子连大花,男,汉族,196282日出生,个体工商户。

被告人连某辉,外号小花子连小花,男,汉族,19721028日出生,无固定职业。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7112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2005年以来,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连某菊兄妹三人长期盘踞在广水市广水办事处土门村一带,逞强斗狠、借故生非,多次采取滋扰、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通过其家族势力操纵土门村换届选举,使被告人连某辉两次取得土门村村委会村主任身份,操纵把持基层政权。2011年后,连某清、连某辉二人纠集家族成员即被告人连某菊、阙甲、阙乙、涟某和秦某峰等人又多次肆无忌惮地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为首要分子,被告人连某菊、阙甲、阙乙、涟某、秦某峰为成员称霸一方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该犯罪集团以血缘关系为纽带,以维护家族利益为目的,对涉及集团成员自身利益或家族共同利益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不谋而合,形成默契的去干。他们采取单独作案、相互借势,或相互配合、轮番上阵的方式作案,在广水街道办事处土门村一带形成家族的强势地位,横行霸道,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先后实施了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滥伐林木、妨害作证等违法犯罪活动22起,其中犯罪行为17起,违法行为5起。严重破坏了当地人民群众、企业的正常经营、生活秩序,扰乱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二、裁判结果

广水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连某清、连某辉纠集被告人连某菊、阙甲、阙乙、涟某、秦某峰,以暴力、威胁、聚众造势等手段在广水土门村一带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实施强揽工程、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滥伐林木、妨害作证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生活秩序,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组织、领导该恶势力犯罪集团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属犯罪集团首要分子,应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连某菊、阙乙、涟某、秦某峰以强行阻止施工的方式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已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告人连某清纠集他人多次随意殴打他人,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恶劣、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连某辉、连某菊、阙乙、涟某、秦某峰随意殴打他人,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连某辉、连某菊、阙甲、阙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强行阻止施工、作业的方式威胁他人,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其中阙甲、阙乙属数额较大,连某辉、连某菊属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连某清违反国家森林法规,滥伐林木,数量巨大,破坏了国家森林资源,其行为已构成滥伐林木罪;被告人连某清、连某辉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作证罪。据此,以连某清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三万五千元。以被告人连某辉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二十万零五千元。以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对连某菊等5人决定执行一年三个月至十六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分别对其并处一定罚金。

 

 

 

 

 

 

 

 

 

 

 

 

 

 

 

 

九、朱某等5人强迫交易案

 

【案情提示】  朱某纠集同村无业青年熊某、宋某兵、陶某等人,后吸纳小区物业保安主管朱某明,形成以其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9个月的时间内,该犯罪集团采用言语威胁、滋扰、纠缠、聚众造势等手段,多次向装修公司和小区村民强行售卖沙、水泥、砖等装修材料或强行提供搬运服务该组织犯罪主要针对还建小区中居住的普通失地农民,直接侵害了最基层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对还建小区一千多户村民以及相关装修公司、周边建材商贩广泛形成心理强制,广大群众敢怒不敢言,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朱某,男,汉族,1986118日出生,无固定职业。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柴泊村还建小区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共有1231套住房。20178月小区交房前期,柴泊村无业村民被告人朱某经与同村无业青年被告人熊某、宋某兵、陶某及朱某商议,共同垄断该小区装修材料的销售经营。为了谋取非法利益,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采取打击、排挤其他竞争对手、向小区村民扬言只许买朱某的沙、水泥、在小区门口拦截外来沙进小区等方式,强迫装修公司及装修住户高价购买朱某等人供应的沙、水泥、砖。上述四被告人中,朱某牵头负责管理资金、账目以及盈利分配,熊某、宋某兵、陶某则主要负责装修材料的配送,组织成员共同负责在小区内巡查、阻截、处理装修住户私自在外购买装修材料的行为,逐步形成了以朱某为首要分子、成员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为了犒劳组织成员,朱某时常安排聚餐,并多次提供毒品供组织成员吸食,还给组织成员发红包作为奖励。20179月,被告人朱某明(系朱某的叔叔)到柴泊村还建小区物业公司工作,担任分管小区保安的主管一职。同月中下旬,朱某明接受朱某等人提出的帮助拦截外来沙进小区的请托,指令小区门卫保安予以配合,对装修住户自行在外购买的沙、水泥、砖等材料不予放行,同时通知朱某等人到场处理,致使朱某等人能顺利实施强迫交易违法犯罪活动。20178月至20185月,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强迫交易69起,数额合计481757元。朱某明参与强迫交易66起,数额合计378697元。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在柴泊村还建小区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村民周某明、赵某方、周某咏、叶某飞、吴某珍等人将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朱某明等人的违法犯罪问题反映至国家信访局、武汉市人民政府市长专线、武汉城市留言板,该案才得以查处。

二、裁判结果

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等人以威胁、滋扰、纠缠、聚众造势等手段,多次强卖商品或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强迫交易数额人民币481757元,情节严重,其行为侵犯了交易相对方的合法权益和商品交易市场秩序,均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告人朱某明明知被告人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等人实施强迫交易犯罪活动,仍受请托安排手下保安为强迫交易犯罪活动提供支持和帮助,已构成强迫交易罪的共犯,其强迫交易数额为人民币378697元。被告人熊某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朱某、熊某、宋某兵、陶某在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在庭审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朱某明未出资占股,未获取非法利益,在共同犯罪中罪责相对较轻,且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据此,判决:被告人朱某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以强迫交易罪分别对熊某等4名被告人判处二年至二年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判处一定数额罚金。

 

 

 

 

 

 

十、唐某某等4人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案

 

【案情提示】  201711月,被告人唐某某通过网络借款群认识了同案人员李某涵,并在12月初来到武汉和同案人员李某涵共谋开展套路贷业务。后李某涵又招募被告人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以及同案人员赫某彬(另案起诉),利用陈某坚提供的资金,以个人的名义从事以在校大学生为主要借款对象的套路贷业务。其中同案人员李某涵组织、领导该犯罪集团,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为该犯罪集团的重要成员,多次实施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活动,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唐某某,男,汉族,19881012日出生,无固定职业。

其他被告人情况(略)。

201711月,被告人唐某某通过网络借款群认识了同案人员李某涵(另案起诉),并在12月初来到武汉和同案人员李某涵共谋开展套路贷业务。201712月至20182月期间,经共谋,同案人员李某涵租用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当代国际花园雅乐庭公寓1010室作为开展业务的办公地点,被告人唐某某租用当代国际花园1563单元402室作为住宿地点,并通过同案人员李某涵招募被告人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以及同案人员赫某彬(另案起诉),利用陈某坚提供的资金,以个人的名义从事以在校大学生为主要借款对象的套路贷业务。上述人员通过先与借款人签订虚假借款合同、后肆意认定借款人违约,再行强行催收全部借款、逼迫借款人向他人借款转嫁债务,同时以违约费催收费服务费中介费等为名目,并采取言语威胁、滋扰、非法拘禁等多种软暴力手段,且利用借款人不敢举报、控告的恐惧心理,敲诈勒索910人、非法拘禁11人。

上述人员纠集在一起,为共同实施犯罪组成了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其中同案人员李某涵组织、领导该犯罪集团,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为该犯罪集团的重要成员,多次实施敲诈勒索的违法犯罪活动,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在该恶势力犯罪集团中,同案人员李某涵通过掌控制定放贷和催收的相关规定及套路来控制全部套路贷犯罪活动并进行分工;被告人唐某某出资租赁上述住宿地点402室并负责贷款资质审核、放贷、收账、工资发放和日常开销;被告人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负责发放传单、张贴广告、接待客户和催收;同案人员李某涵安排同案人员赫某彬具体执行业务。

二、裁判结果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拘禁控制、言语威胁等手段,多次敲诈勒索他人,属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唐某某、王某敲诈勒索910人次,共计敲诈勒索人民币96097元(既遂人民币89097元,未遂人民币7000元),数额巨大;被告人郑某强敲诈勒索44人次,共计敲诈勒索人民币43916元,数额较大;被告人张曾某健敲诈勒索44人次,共计敲诈勒索人民币40548元(既遂人民币33548元,未遂人民币70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非法拘禁他人约69小时余,犯罪所得人民币2350元,属共同犯罪,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全案被告人在判决宣告前均犯数罪,应实行数罪并罚。本案中,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参与犯罪集团,积极实施犯罪集团首要分子组织、领导的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犯罪行为,应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审理期间,被告人唐某某、王某、张曾某健退出了部分赃款,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唐某某、王某、郑某强、张曾某健的犯罪事实、情节和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和认罪、认罚的态度及悔罪表现,判决:被告人唐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以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王某等3名被告人二年二个月至四年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罚金。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栏目文本由各发布单位上传,依据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开。
下载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邮编:100745   总机:010-67550114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