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公众服务 > 案    例

朗福公司诉隆福公司关联企业“借贷”被驳回案

发布单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7-12-07   浏览量:10

朗福公司诉隆福公司关联企业“借贷”被驳回案

2013)参阅案例110

 

 

【裁判摘要】

对于关联企业间的借款,尤其是债务企业已停产且负债较重的,应慎重审查,避免其联手侵害其他债权人合法权益。即使双方均承认借款事项,但其不能有效证明其“借款”之真实性、合法性且并不损害他人权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朗福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在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日京路35号。

被告:苏州隆福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在苏州相城经济开发区漕湖产业园。

原告朗福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福公司)因与被告苏州隆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福公司)企业借贷纠纷一案,向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朗福公司诉称:其与隆福公司系关联企业。隆福公司生产经营需要占用资金量大、时间长,常有资金缺口。2010年下半年,隆福公司经营资金紧张,请求朗福公司借款支持。朗福公司遂根据自己资金状况陆续借款给隆福公司,截至201010月底,累计借给隆福公司人民币230584504元。隆福公司虽能确认对向朗福公司借款数额,但终因经济状况不好一直未还。隆福公司借用朗福公司大量资金长期未还,拖累了朗福公司,致使朗福公司难以正常经营。现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隆福公司偿还给朗福公司借款230584504元及利息损失;(2)由隆福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在审理中,朗福公司明确借款利息损失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算,自2010111日起计算至本案判决生效之日止。

隆福公司呼应述称:结欠朗福公司借款人民币230584504元属实。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201083日起201098止,朗福公司前后八次通过银行汇款给隆福公司共计人民币230584504元,汇款用途多未注明,有一笔注明为“贷款”。20101030,隆福公司向朗福公司出具借款确认书一份,内容如下:“我司近期因生产经营所需,向你司请求借款支持,经核对确认,自2010729日起20101031止,我司陆续收到来自你司的借款人民币230584504元。另我司同意自2010111日起按银行贷款利息的标准补偿给你司利息损失。”因隆福公司于201011月停产歇业,朗福公司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朗福公司要求隆福公司偿还借款人民币230584504元的诉讼请求,经法院审核认为,隆福公司出具给朗福公司的借款确认书虽从形式上反映了隆福公司向朗福公司借款,但朗福公司用于证明其向隆福公司出借款项的八份汇款凭证中,其中一份在转账用途上注明了“货款”字样;虽朗福公司辩解在汇款用途栏注明“货款”系财务人员误写所致,但隆福公司在庭审中承认与朗福公司之间存有货物买卖关系;虽隆福公司在庭审中确认向朗福公司借款的事实,但从朗福公司汇出的第一笔款项至今达二年的时间,在这二年的时间里朗福公司不向隆福公司提出还款主张,且在一定期间内反复涉及单向借贷关系,不合常理;虽朗福公司通过银行汇款,但在八份汇款凭证中有七份没有汇款用途,倘若企业之间借款一般应当订立借款协议,并注明借款用途、借款时间、借款期限、借款利率等内容,且本案仅有汇款凭证,不符合一般借贷关系的法律特征。另外,隆福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的所有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现隆福公司已歇业停产,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已有十几起为隆福公司的经济纠纷案件在法院申请执行。经核实,朗福公司与隆福公司(成立时)均为外国自然人朗福(JENS CHRIAN LANGHOFF)投资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若判决支持朗福公司的诉讼请求,则会使本案朗福公司成为隆福公司的债权人,与其他债权人共同参与对隆福公司资产的分配,有可能使其他债权人在共同分配隆福公司资产时其利益受到不当损害,依据公平原则,法院对基于同一投资人设立的两个法人之间的借贷关系,不仅仅以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作为定案依据,且本案朗福公司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发生借贷关系及其真实性、合法性,故法院对朗福公司诉请借款的事实不予认定。

据此,该院于20121129作出(2012)相商初字第0622号民事判决:

驳回朗福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朗福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其在一审中已提供了充分证据证明与隆福公司存在借贷事实,合法权益理应得到法院支持。(1)公信中南〔2011〕鉴字第2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朗福公司与隆福公司之间的款项往来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朗福公司对隆福公司的其他应收款230584504元,即借贷关系,有8张汇票为证;另一部分为货款,即贸易关系,另有11张汇票为证。(2)上述19份汇票大多数未注明用途,原审以借款汇票中有一张因财务人员误写作货款用途就否认借款关系,这是违背事实的。(3)朗福公司与隆福公司经司法鉴定,已厘清了所有交易往来,不存在原审所称的不易分辨的情况。(4)双方之间201010月的借款确认书系真实意思表示,且朗福公司的原始账册中也清楚记载这些款项为借款。因双方属于同一投资方的紧密关联企业,借贷手续比一般企业简化,所以没有借款合同等手续,但双方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朗福公司多次催款未果,其合法权益理应得到维护。现隆福公司已停产歇业、资产已被查封拍卖,原审法院却不支持朗福公司的诉讼请求,有违公平原则。故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隆福公司二审答辩称:借款属实,希望法院依法判决。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另查明:朗福公司向隆福公司支付第八笔银行汇款47744504元的时间为20109820111128,隆福公司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为证明其与隆福公司存在借款事实,朗福公司提供了以下证据:

1)隆福公司于20101030出具的《借款确认书》一份,用以证明截至20101030隆福公司向朗福公司借款230584504元,隆福公司同意按银行贷款利率补偿利息损失。

2)《上海公信中南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关于朗福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20083月至201012月期间经营情况和财务情况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鉴定意见书》)一份。用以证明朗福公司对隆福公司的应收款为230584504元。经查,该意见书载明:朗福公司财务资料显示,朗福公司对隆福公司的累计应收款为230584504元,2010824记载“预付苏州厂款80万元”、2010831记载“付苏州厂款32万元”、2010928记载“划款至苏州厂118584504元”。

3)朗福公司对隆福公司应收款明细一份、对应的朗福公司的记账凭证、201083至同年98的八份银行汇款凭证。用以证明朗福公司共计向隆福公司借款230584504元。经查,八份汇款凭证所涉款项230584504元在记账凭证中记载为三笔,分别为2010824预付苏州厂款80万元、2010831付苏州厂款32万元、2010928划款至苏州厂118584504元。

4)隆福公司的日期分别为2010813、同年823、同年825、同年831、同年996份记账凭证及相应的银行入账通知书。用以证明隆福公司共计向朗福公司借款230584504元。经查,上述记账凭证反映,隆福公司收到了朗福公司六笔金额共计为180584504元的款项,摘要一栏记载为“收到朗福借款”。

5)朗福公司向隆福公司购货情况表及向隆福公司支付货款情况表各一份及相应的记账凭证、付款凭证。用以证明其与隆福公司发生买卖关系,支付货款与本案主张的借款并不存在重合的情况。货款支付情况表及对应的记账凭证中摘要一栏记载为“预付苏州隆福款”、“付苏州公司款”、“付苏州隆福款”、“付苏州厂款”、“划款至苏州厂”等。

被上诉人隆福公司对朗福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完全认同,均无异议。

二审中,朗福公司陈述:其与隆福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不相同,朗福公司的股东为朗福,20108月至同年9月实际控制人为张海玲,隆福公司股东是LONG FU HOLDING,由周卓良负责。为此,其提供了隆福公司的工商资料。隆福公司陈述:201116,隆福公司的全部股份已由原投资方朗福转让给LONG FU HOLDING20108月、9月期间,隆福公司的唯一股东是朗福,但其没有负责日常经营,据现在的法定代表人称借款经办人是张海玲,张海玲在朗福公司上班,在隆福公司也担任职务。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隆福公司与朗福公司系关联企业,本案所涉款项往来发生时,两公司股东为同一人,管理人员也存在交叉重合的情况,所以尽管本案中隆福公司对朗福公司主张的借款事实予以认可,但考虑到双方的关系、隆福公司现已停产、因对外有多起经济纠纷而资产被查封等情况,本院对朗福公司的诉讼请求的审查需要尤为严谨、慎重,以避免其共同侵害并稀释隆福公司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首先,隆福公司与朗福公司未签订正式的借款合同对借款金额、期限、利息等必要事项作出明确约定,作为两个企业之间的业务往来、涉及数百万的款项进出,未对上述事项作出明确约定,这是不符合常理的。其次,朗福公司提供的八份银行付款凭证中有一份在付款信息及用途一栏记载为“货款”、其他七份相关栏目未予记载,可见付款凭证无法反映出这些款项的借款性质。再次,朗福公司当时的账务状况经会计师事务所司法审计反映,本案所涉的八笔款项在朗福公司的记账凭证中分三笔记载,摘要一栏分别注明为“预付苏州厂款”、“付苏州厂款”、“划款至苏州厂”,未提及借款性质。上述摘要记载与朗福公司提供的货款支付的记账凭证中的摘要记载相同或类似,可见从朗福公司当时的账务中无法反映出支付给隆福公司的这些款项为借款性质。最后,隆福公司出具的落款时间为20101030的《借款确认书》中表述其同意自2010111日起按银行贷款利息的标准补偿朗福公司利息损失,但在朗福公司账务中未就该利息部分有所反映。朗福公司提供的隆福公司记账凭证的复印件中将后六笔款项记载为“收到朗福借款”,但因这些凭证为复印件,亦未经审计确认,即使经审计,亦未必被法庭作为有效证据认定,所以其真实性不能被证明,且上述记载与朗福公司的账务记载不符。

综上,朗福公司主张其向隆福公司提供230584504元借款的事实依据不足,不能被证明,原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朗福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据此,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323作出(2013)苏中商终字第0246号民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单位: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严林生、余琼琼、邱玉芳

 

二审合议庭成员:陈秋荣、管丰、李晓琼

 

报送人:俞水娟、管丰

 

审稿人:戚庚生


下载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邮编:100745   总机:010-67550114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3036号